位面猎奴之狂三无惨
时间:2020-09-28

「啊啊!怪物啊!」

砰!

狂三举着她的燧发枪,「随便的叫别人做怪物,可不是一件绅士的事情吗?」

一道看起来十分结实的大门,被狂三一脚踹开,钢铁的大门扭曲变形着。

狂三走进实验室,发现里面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东西,「看来情报出错了啊。」

虽然没有自己想到的东西,狂三还是对着里面就是一顿的扫射,将里面的瓶
瓶罐罐全部都射的个稀巴烂,最后再往电源的地方射了一枪,爆炸的电箱顿时就
燃起了大火,整个实验室变成了一片火海。

「真是无聊,浪费我的时间。」

啪啪啪,清脆的巴掌声从狂三的身后传来。

狂三心中一惊,突然的一扭身,将长枪对准了来人。

来人是一个穿着普通运动服的男人,无论身材、长相,还是相貌,都没有什
么过人的地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仅仅是站在那里,就给狂三带来了极大的
压力。

「你就是这个实验室的主人吧?」

「聪明聪明,不愧是精灵。」

「既然你知道精灵的存在,那么你也不是局外人了。」

「唔……可以这么说。」

「那么……请你去死吧。!」

狂三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一颗圆弹向着何浩射去,圆弹很轻松的就在何浩
的脑袋上,开了一个洞。

狂三没想到这个给予自己这么大压力的男人,居然这么的弱,虽然已经确定
何浩已经没有了呼吸,狂三还是给何浩来了好几发。

看着何浩那变的破烂不堪的尸体,狂三停下手来,快步的离开。

「狂三小姐的枪法不错啊。」

「什么!」

狂三猛地一扭头,只见原本应该是死透了的何浩,靠在门边上看着自己。

狂三立即抽出长短枪,对着何浩就是一顿饱和射击,不过这次狂三的子弹没
能杀死何浩,所有的子弹在接触到何浩皮肤的那一瞬间,立即就会消失,然后出
现在他的身后。

「刻刻帝!」

「七之弹!」

射出七之弹后,狂三没有看是否击中何浩,直接扭头就跑,同时召唤出十几
个分身阻击何浩。

不过狂三所做的一切,都没能够挡住何浩,因为何浩出现在她前进的方向前,
何浩举起一根手指。

「停止。」

狂三快速奔跑的身体,急刹车一般的骤然停下,身体还保持着奔跑的姿势。

何浩捏住狂三的小巴,抬起了狂三的脑袋来,「狂三小姐,为了抓到你,我
可是挺费劲的啊。」

「所以,你想要干什么?」

「也没想干什么,就是想试试你们精灵是什么味道的。」

何浩的手隔着灵装,握住了狂三丰硕的奶子,「虽然身体已经不是人类了,
可是手感舒适啊。」

「哦……你想要我,可以的哦。」

「怎么,狂三小姐想要献身给我吗?」

「是的哦,只要你解开你的魔法,我就是你的了。」

「好好好,我这就解开你的魔法,不过……我得封印了你的能力先。」

什么!

在狂三惊讶的眼神中,何浩在她的奶子上,画了一个符咒,然后狂三身上的
灵装开始消失。

少女赤裸的身体,在灵装消失后,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何浩的面前,而且狂三
还不可以遮挡。

「你到到底是什么人!?」

「我?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级生命体而已。」

「别开玩笑了!」

束缚住狂三的那股力量突然的消失了,让用力想要动起身体狂三,摔倒在地。

「来,乖乖的带上项圈吧。」何浩拿出一个项圈,想要给狂三带上,狂三挥
手就把那个项圈打掉了。

狂三只认没有能力从何浩的手头上逃脱,可是她还是选择垂死挣扎一下,即
使那是无用之功。

「看来你这只小母狗,还没适应啊。」

「谁会适应那种东西。」

「这可不一定哦,去把那个项圈叼回来。」

狂三的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四肢着地,就像是一只真正的母狗那
样,用牙咬住那个皮质的项圈,又爬回到何浩的脚边,乖巧的将项圈放到何浩展
开的手上。

「你对我做了什么!?」狂三厉声的质问何浩。

何浩撩开狂三脸前的秀发,然后将项圈套在了狂三的脖子上,项圈一套上去,
马上就是一阵的收缩,牢牢的锁住狂三的脖子。

「没什么只是试一下我新做出来的道具而已。」

狂三抓住脖子上的项圈,用力的撕扯,想要将它取下来,可是即使狂三用力
了全力,那个项圈还是那么稳固的锁在狂三的脖子上。

何浩将狂三牵到了一个房间里,那个房间只有一张大床,一个柜子和一个狗
屋。

何浩拍了一下狂三的屁股,「小母狗,爬到床上,然后小穴来等我肏.」

「可恶,停下来,唔啊,停下来!」

虽然狂三口头上极力的抵抗着,可是狂三对我身体却无视大脑的命令,径直
的爬向大床。

爬上床后,狂三向后撅起自己的屁股,小手抓住自己的臀瓣,用力对我向左
右掰开,让自己覆着一小撮阴毛的小穴,展露在何浩的视线下。

何浩的手指轻轻的按在狂三的小穴上,沿着缝上下来回的拨弄着,不时的翻
开两瓣柔软的小阴唇,玩弄一下那粉红的嫩肉。

「嗯……你!」

狂三突然的惊呼一声,原来何浩的手指插入到了狂三的小穴里,还在里面扣
动挑动着狂三那敏感的嫩肉。

何浩用手指在狂三的小穴里抽插,虽然紧致的小穴玩起来很爽,可是却显得
比较干燥。

「小母狗,你的小穴太干了,你自慰一下让你的小穴变得湿一点吧。」

「什么!?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是绝不……啊!啊啊!嗯!」

狂三的小手按在自己的小穴上,用力的磨蹭起来,狂三就像是遭到了电击那
样的抽动身体,两条修长的美腿在不停的颤抖着,脚趾不停的蜷在一起然后松开,
终于,随着狂三的一声呻吟,狂三瘫软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小穴已经变
得湿漉漉的了。

何浩摸着一下狂三的小穴,略显粘稠的淫水完全的打湿了手指,两根手指插
到小穴里搅动,还可以听到水的声音。

何浩整个人压倒在狂三的身上,抓住狂三的两个手腕,肉棒顶在了狂三的臀
瓣间,何浩身体向上一挺,肉棒立马就挤开两瓣小阴唇,插到了狂三的小穴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

狂三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惨叫声,身体突然是上岸之鱼那样的猛的一跳,不过
被何浩牢牢的压住,两行眼泪顺着狂三的脸颊,流了下来。

何浩眯着眼睛,感受着从肉棒传来的,狂三小穴的紧致温热感,狂三的小穴
不仅异常的紧窄,而且温度也比较高,肉棒插到狂三的小穴里,同时被来自四面
八方的嫩肉围攻,那嫩肉紧紧的包裹着肉棒,肉棒和小穴之间,没有被留下一丁
点的缝隙。

抓住狂三的屁股,何浩开始抽插起自己的肉棒,在肉棒抽出来的时候,还回
把小阴唇外翻。

「恩恩啊啊!……啊啊……啊……」

狂三还没有适应何浩的肉棒在自己的小穴里尽情的抽插,粗壮的肉棒将小穴
撑得满满的,仿佛何浩的肉棒要是再大上一点的话,狂三的小穴就会被撕裂开来
那样。

狂三的小穴何浩肏的越来越舒服,挺动的速度慢慢的变快。

渐渐的一股隐隐约约的酥麻感,从小穴传到狂三的大脑中,随着小穴对肉棒
的适应,狂三已经从中得到了一些的快感。

「嗬嗬……嗯!啊啊!进来了……啊啊……」

「啊啊啊……小穴……要被撑坏了……啊啊啊啊嗄!」

何浩突然把肉棒从狂三的小穴里把出来,狂三下意识的向后抬了一下屁股。

何浩把狂三翻了个身,在狂三的迷离媚瞳还没恢复的时候,双手抓住狂三的
后脑勺,往上一提,肉棒笔直的插到了狂三的小嘴里。

长长的肉棒一下子就插到了狂三的喉咙里,两只小手推着何浩的大腿,想要
将何浩从自己的身上推开,可是失去了灵力的狂三,根本就推不动何浩。

何浩托着狂三的脑袋,一下一下的下蹲着,粗壮的肉棒一下一下的插到喉咙
里。

「小母狗,你的嘴巴又暖和又软,很适合用来打嘴炮啊,唔啊。」

「呜呜啊啊……唔啊」狂三的眼泪已经被肉棒肏出来了,不断被撞击的喉咙,
让狂三感觉一阵阵的想吐。

「你是让我肏的更用力?」

「呜呜呀……」

「好,那我就更用力的肏了。」

「呜呜!」

何浩用出更大的力气来肏狂三的小嘴,肉棒肏的狂三的口水都流了出来,推
何浩的手已经放了下来,眼睛翻着白眼。

「唔~~哦!」

在快要射精的时候,何浩猛地把肉棒抽出来,对着狂三的俏脸,就是一阵的
猛射,大量从马眼中喷射而出的精液,覆盖了狂三的半张脸,狂三的小舌头无意
识的舔着嘴角的精液。

将狂三的双腿分开,腰往前一顶,肉棒又插到了狂三的小穴里,何浩挺动着
腰,享受着狂三的小穴。

「嗯……嗯……」

狂三无意思的低声呢喃着,娇美的身体已经不在反抗何浩的侵犯了,反而还
在为肉棒的侵犯而感到喜悦。

「嗯嗯……小穴……好舒服……呵呵……小穴……嗯……」

狂三的双眼略微的失去对焦,主观意思已经被肉棒肏到了深处,现在由狂三
的浅层意思接管着身体,没有反抗意思的浅层意思,为了得到更多的快感,迎合
着何浩肉棒的抽插。

虽然狂三已经没有在反抗,让何浩可以尽情的享用这具娇媚动人的身体,可
是这如同是奸尸一般的做爱,实在是不能满足何浩。

何浩抽出肉棒,把狂三翻了个身,抓住狂三的胯骨,提起狂三的屁股来,用
狂三柔软的臀瓣擦拭一下肉棒,然后单手扶住了肉棒,对着狂三折皱着的菊穴,
猛地一用力。

「啊!啊啊啊!好痛!啊啊!」

两行眼泪瞬间从狂三的眼眶中流出,小嘴颤颤的发出疼痛的哀嚎,一只手伸
到身后来,想要推开何浩,可是因为体位的原因,狂三根本够不到何浩。

「哦哦……小母狗你不止小穴肏的爽,就连菊穴也肏的爽啊,哈哈。」

何浩拉起狂三的双臂,骑马似的肏着狂三,粗壮的肉棒将狂三的菊穴肏成了
一个肉洞,因为何浩每次抽出肉棒,都是整根的拔出,所以当肉棒拔出来的时候,
就可以看得到狂三菊穴里的粉红色嫩肉,在哪里颤抖。

「屁股……屁股……好奇怪……好难受……啊啊……」

狂三的菊穴被肉棒肏的已经失去了感觉,狂三感觉自己的菊穴仿佛消失了那
样,肉棒的每一次插入,带给狂三的只有麻麻的感觉,没有快感也没有疼痛。

「唔唔……啊!」

何浩感觉尾椎骨一麻,顿时就精门打开,把精液灌满了狂三的菊穴和直肠。

一松开手,狂三就摔倒了床上,浑身没有一丝的力气。

何浩捏着狂三的屁股,想到了一个更加好玩的主意。

不知过了多久,狂三悠悠的从昏睡中醒来。

「唔……唔!」

醒过来的狂三发现自己的双臂被锁链锁着,而且因为锁链的位置比身体的位
置前,所以狂三的上身向前倾。

「可恶……这锁链……唔!」

狂三用力的挣扎,可是那锁链却只是在哗哗地响。

虽然失去了灵力,狂三的身体素质还是远胜于普通人类的,一计不通,再生
一计。

虽然锁链是钢铁制成的,可是箍住狂三手腕的地方,用的是皮质,这为狂三
提供了一种逃脱的方法。

让手腕部的骨头尽量的缩小,然后用力的抽出来,在抽出来的过程中,骨头
受到挤压,虽然很疼,狂三的手还是一点一点的从里面抽了出来。

在狂三把手抽出一半的时候,脖子上的项圈突然的收缩了,紧紧的勒住狂三
的脖子,狂三的俏脸顿时就变成青色,氧气和肺部之间的通道,被这个项圈切断
了,没有一丝的氧气可以进入到肺里。

项圈在收缩了一分钟后就又松开了,久违的氧气再次可以涌进肺部,狂三大
口大口贪婪的吸取着氧气。

「想不想在体验一下啊。」何浩出现了。

「你想要对我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让你成为我的玩具啊。」

「那么你可能就得失望了,我可没有那种想法。」

「现在没有没关系,我会让你有的。」

四周的墙壁突然的显现出了画面,虽然画面有几十个之多,不过展现的内容
却大同小意,那就是狂三在男人用各种的方式肏着,有M字开腿扭动腰的,有自
己掰开小穴让男人肏的,有被前后互通的,有被上下互通的。

哗啦哗啦,锁链再次的发出了响声来,狂三杏目瞪得浑圆,紧咬着的牙在微
微的发抖。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的壮观,上千个自己在同时被肏.」

「你是怎么做到的!?」

「借用一下你的能力而已。」

狂三的一口银牙被咬的咯吱咯吱作响,知道自己根本无力挣扎的狂三,这次
只是狠狠的看着何浩而已。

「我想你是想感受一下。」何浩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狂三很快的就感受到了何浩这句话的力量,何浩语音未落,狂三的小穴、菊
穴突然的就像是被几百条肉棒同时插入那样,如同是海啸一般的快感,冲击着狂
三的大脑,狂三在短短的五秒内到达了数十次的高潮。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穴!!!啊啊啊!!!要坏了!!!!啊啊啊!!」

「不要!!啊啊啊!!好舒服!!!不要!!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一分钟后,狂三坏掉了那样的耷拉着脑袋,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具崩坏的
美肉。

「看来就算是精灵,也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啊。」

何浩抬起狂三的脸,只见狂三流着眼泪口水,翻着白眼,一副被玩坏的样子。

手指插到狂三的小穴里,虽然小穴依然是十分的紧致,可是小穴里的嫩肉,
就如同是饥饿以旧的野兽那样,扑向那能为自己带来一丝快乐的手指,拼命的蠕
动着,从手指上得到更多的快感。

束缚着狂三手臂的锁链消失了,何浩抓起狂三的脑袋,肉棒插到狂三的小嘴
里抽插。

「呜呜额……额……呜呜……」

在何浩的抽插中,狂三渐渐的恢复了过来。

随着一阵的哆嗦,何浩在狂三的小嘴里,舒舒服服的射出了一发的精液,虽
然大部分的精液都是被直接的射到胃里的,还是有一些精液留在了狂三对我口腔
里。

「刚刚那千人肏穴,爽不爽啊?」

「我!要!杀!了!你!」狂三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挣扎着的想要爬起
来,可是却因为那激烈的性交而双腿无力。

「将上千个分身的感知窜连起来,你自己也没有尝试过吧,要不要再来一次。」

狂三冲前一步,想要抓住何浩,可是在她刚刚踏出第一步的时候,何浩就再
次连接了狂三和那一千个分身。

「啊啊啊啊啊!!!小穴坏掉了!!!肉棒……好多肉棒……啊啊啊啊!!
……小穴要被好多肉棒,肏坏了了……啊啊啊!!去了……去……啊啊……」

「小穴……啊啊啊……咦咦啊啊啊啊……小穴好舒服……啊啊啊……太刺激
了……小穴都要……啊啊啊……呜呜啊啊……啊啊……」

随着狂三癫狂一般的叫喊,大量的淫水从她的小穴里喷出来,在地上留下了
一大滩水,狂三如同是死鱼一般的瘫在地上。

「还想不想再来一次?」

「不要……不要……」狂三用着微弱的声音说道。

何浩指了指自己的肉棒,「不想再来一次的话,过来吃我的肉棒吧。」

狂三咬着牙,四肢着地的爬到何浩脚边,虽然已经是才用了四肢着地的方法,
可是狂三还是爬的摇摇晃晃,可见狂三体力消耗之巨大。

狂三颤抖的张开嘴,将何浩的肉棒吞到嘴里,一股难以接受的腥臭味,直冲
而上,让狂三差点就放弃了,可是一旦放弃,何浩就会又一次的把她和那一千个
分身链接在一起。

狂三生涩的前后摆动脑袋,吞吐吸允着何浩的肉棒,牙齿不时的碰到何浩的
肉棒,每次牙齿碰到肉棒,何浩就会抓住狂三的头发往后扯。

「小母狗,再碰到的话,我就让你爽上十分钟!」

这次狂三小心翼翼的移动着脑袋,生怕牙齿碰到何浩的肉棒,不过这么慢的
速度,让何浩着实的感到不过也,于是何浩抓住狂三的脑袋,当做是飞机杯那样
的肏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

「哦……哦哦……好爽……哦……」

「呜呜呜……呜呜……呜!!」

何浩又在狂三的小嘴里,射出了一发精液来。

「小母狗,自己打开你的骚腿,让我来肏.」

狂三将双腿分开成M字,小手微微的拉开两瓣小阴唇,「请……使用我的…
…小穴……」